匠人精神栏目组电话
许渊冲:我用一生的高傲倔强 阻挡了时间

发布时间:2018-11-06 13:47:00

“生命并不是你活了多少日子,而在于你记住了多少日子。”

——许渊冲


去年,96岁的许渊冲参加了第二季的《朗读者》。他步伐踉跄,但精神仍然矍铄。他身上有着从民国而来的大师们特有的赤子之心,不少人为之感动。


download333.jpg


当他讲起自己翻译的第一首诗是因为喜欢一个女同学时,许渊冲露出了调皮的笑容。

 d8cbaba730a64c61bb5327a938d24088_th.jpeg


现场朗诵林徽因悼念徐志摩的《别丢掉》,情到动情处,他声音哽咽。


这个被岁月遗忘的人,仍坚持初心。对于自己热爱的翻译事业,他定了“小目标”:

 85ab218e4b8b4a84abc5bd4faf938ae9_th.jpeg


今年97岁的翻译家许渊冲是个“异数”———时间好像忘了把他变成老人。


傍晚,北大畅春园,他总要独自骑着自行车,遛上个把小时。骑车是他退而求其次的健身项目,游泳才是最爱。两年前,游泳馆的工作人员看他都九十多了,再也不敢放行。


爱人照君想陪他一起骑,他不肯。许渊冲一向喜欢独行。77年前的1939年1月20日,正在西南联大读一年级的他在日记里写道:“我过去喜欢一个人走我的路;现在也喜欢一个人走我的路;将来还要一个人走自己的路。”


他后来走上翻译之路,提倡音美、形美、意美“三美理论”、“以创补失”等翻译之道。译界争鸣,他时常遭反驳,甚至被贴上“文坛遗少”、“提倡乱译的千古罪人”等恶名。许渊冲崇尚勇士精神,好比试。一部外国名著动辄数十种译本,比如《红与黑》就先后有赵瑞蕻、罗玉君、郝运、闻家驷、许渊冲、郭宏安、罗新璋、张冠尧等二三十人译过,不同译本孰优孰劣在旁人的评价语系中,“各有千秋”、“见仁见智”是常用词。许渊冲较真,不喜欢这些词儿,“总得有个高下的嘛!”干脆,他来比较,他来下结论,结论是:我比别人译得好。有人背后笑他:“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。”许渊冲一脸不屑:“那也要看我的瓜到底甜不甜!”


 2018102810122683537.jpg


有网友晒出了徐老先生翻译的静夜思,感叹,唐诗翻译成英文竟也如此美好。


 624ce883f6b14823859eaf2e7d753b9a_th.jpeg


以及《诗经·小雅·采薇》中的一两句:


0077ufFuzy7mSHwpY5r99&690.jpg


尽管业界对他张扬的个性颇有微词,对他的翻译之道也不尽认同,但他在中英法三种文字之间互译之创举及业绩之丰硕确无可辩驳。1999年时任法国文学研究会会长的柳鸣九先生如是评价许先生,“在中译外这个高手才能入场的领域,他是成就最高的一人……他的自评并没有任何水分,没有任何浮夸,既当之无愧,何不当仁不让?”


 download4444.jpg


直到现在,许渊冲依然每天工作到凌晨三四点钟。他说,“这也不是我的(方法),是从别人那里“偷来的”。偷英国一位诗人(托马斯·摩尔)”,诗中写道:


The best of all ways

(一切办法中最好的办法)

To lengthen our days

(延长我们的白天)

To steal some hours from the night

(从夜晚偷几点钟)。


在许渊冲先生口中,熬夜被翻译出了哲学的味道 。


年逾九旬的许先生挑战起莎翁全集。


莎士比亚可不是那么容易译完的。凭一己之力翻译莎士比亚全集,是一块让人望而生畏的硬骨头:一是量大;二是莎士比亚时期的英语太过古典,今天读起来很费劲;三是双关语多,如何做到像原著一样含蓄又传情达意,这对译者功力是极大考验。


 download111.jpg


翻译莎士比亚全集的种种艰辛令人唏嘘。今天,许渊冲——这位九旬老人,怎敢放此豪言?


许渊冲自有他的路数———化整为零,只看脚下。“我不去管它到底是37部还是38部,我就一部接一部译,一直译下去。”而每一部,他又化解为每一页、每一句。一天至少译出1000字,否则不睡觉。


如此聚沙成塔,就有了让人吃惊的成果。2017年4月12日,在45届伦敦书展开幕式上,许渊冲翻译的《莎士比亚悲剧六种》由中国国际出版集团、海豚出版社共同推出。该丛书包括四大悲剧及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《安东尼与克柳芭》。翻开《李尔王》,说到子女见钱眼开的那一段,许渊冲的版本是“父亲穿破衣,子女就不理。父亲有了钱,子女露笑脸。命运是娼妇,嫌贫又爱富”,而此前广为流传的朱生豪的版本是“老父衣百结,儿女不相识;老父满囊金,儿女尽孝心。命运如娼妓,贫贱遭遗弃”。


 u=3070361188,4187193811&fm=11&gp=0.jpg


被称为“译界狂人”的老人还自称"诗译英法唯一人"。他这一生脾气倔强,却将一生奉献给中国翻译事业的世纪老人。